首页 > 行业新闻

安博体育APP-奇遇 XR从辉煌到陨落的七年,如今梦想已难以绽放

02/04/2024 10:52:53

昔日位于国产VR头显第一梯队的代表——爱奇艺·奇遇 XR (青岛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),无奈低下了“高傲的头颅”。

今年8月,奇遇 XR业务陷入停滞,超百名员工被欠薪。

本月初,有相关媒体报道,奇遇 XR正在启动新一轮裁员,年初170余人的团队,目前只剩下了40~50人,裁员比例高达70%左右。

员工欠薪、高管离职、产品下架、返现无门、资金短缺......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,奇遇 XR持续运营恐怕难以为继。

从昔日引领全球VR潮流、站在国内VR头显第一梯队的代表,到如今的债台高筑、内忧外患,奇遇 XR又有着怎样的浮沉史?

爱奇艺的VR野心

起初,爱奇艺对 VR 产业抱有过极大的热情。

作为爱奇艺诸多被独立出去的业务之一,梦想绽放前身是爱奇艺智能。2021年,爱奇艺智能CEO熊文指出,作为一家技术+内容双轮驱动的VR企业,爱奇艺智能为元宇宙设定自身的第一目标,就是为用户“造梦”,帮助用户实现在现实生活中企及的梦想。

正因如此,公司计划更名为“梦想绽放”。

曾几何时,梦想绽放一直被各大投资方看好。

2018年7月,梦想绽放完成Pre-A 轮融资,该笔资金由中信建投资本、两江资本、IDG 资本联合投资;2019年11月,梦想绽放完成人民币亿级A轮融资,该笔资金由毅达资本、贝信资本联合投资;2021年1月,梦想绽放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,该笔资金由屹唐长厚、清新资本、四川产业振兴基金联合投资;2021年12月,梦想绽放完成了B+轮融资,该笔资金由中天融汇投资。

甚至在今年 1 月,还获得由青岛经控集团及真知资本联合投资的 4 亿元 C 轮融资。

此外,相较于其他VR厂商来说,爱奇艺的野心更大,其业务布局也更完善,硬件、内容两手抓。

硬件方面,奇遇 XR先后推出了奇遇 1、奇遇 2、奇遇 2S、奇遇 2Pro、奇遇 3、奇遇 Dream、奇遇 Dream Pro 等多款 VR 产品。IDC发布的2022年二季度VR市场报告显示,中国AR/VR头显出货30.9万台,其中VR出货29.7万台,奇遇 XR线上销量、销售额均位列国内市场第二,奇遇Dream、奇遇3为消费者市场出货前三的产品型号。

奇遇 Dream Pro ,图源:网络

一边不断迭代着VR设备,另一边爱奇艺也将自己的优势和强项——内容生产,发挥到极致。

2022年,奇遇 XR还曾加盟爱奇艺首档虚拟现实游戏闯关综艺《元音大冒险》,凭借硬科技打开了VR普及的娱乐新路径。

此外,自2016年起,爱奇艺出品了《无主之城VR》《仙剑奇侠传四VR》《杀死大明星》《遗愿》等多部在业内小有名气的“VR大作”,其中《杀死大明星》更荣获了威尼斯电影节“最佳VR故事片奖”。

与此同时,爱奇艺还是试水VR实景的先行者,《风起洛阳》VR全感剧场不同于目前商场里常见的VR体验项目,它为用户提供了仪式感、社交破冰、交互感以及游戏感等综合体验,有机会成为新的线下体验目的地。

债台高筑,内忧外患

然而,现实却没有想象中美好,奇遇 XR 所面临的困难并不少, 陷入困境的起因于去年开始的一次用户活动。

去年5月,奇遇 XR 推出奇遇Dream VR眼镜一体机,并针对奇遇Dream Pro全系列产品推出活动——打卡300天返现3000元购物卡。此后针对奇遇Dream Pro会员版,又推出连续打卡180天不间断,可获得面值2799元购物卡的活动。

活动上线之后,预约量很快破10万,大幅超出官方预期,期间多次补货都是秒空。

Dream Pro系列产品打卡返现活动,图源:网络

可是,用户却始终没有等来承诺的返现,只等来了一封致歉信,以及爱奇艺、京东、爱奇艺实际控股的青岛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“踢皮球”。

与此同时,奇遇 XR内部也屡次传出不稳消息。据爆料,奇遇 XR在近半年时间里已累计进行两次裁员,裁撤比例超过了 50%,仅剩不到百名员工,自今年3月份以来,全员100余人出现欠薪,其中,3、4月全员按职级部分缓发,5月、7月至11月全额未发。

然而,作为老东家的爱奇艺却也不太愿意接手奇遇 XR的烂摊子。

此前,有不少员工向爱奇艺CEO龚宇发出“求助”,但却收到回复称:“梦想绽放是一个独立公司。”

员工向爱奇艺CEO龚宇发出“求助”,图源:网络

可以看出,摆在奇遇 XR 面前最大的问题还是“缺钱”。

虽说今年1月,奇遇 XR完成 4亿元的 C 轮融资,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笔资金并没有全部到账,后续资金由于未实现对赌条件,只收到了初始的1.5亿元,还很快就花完了。

另外,员工群体诉讼、打卡返现用户诉讼,以及接连不断的负面新闻也使得投资人对于奇遇 XR 的信心大减。

短短几年时间,奇遇XR便从香饽饽沦落为资本的弃儿,但这也恰恰是商业世界的残酷之处。

寒冬,仍在继续

不止奇遇XR,今年VR厂商的日子普遍都不太好过。

今年2月,腾讯宣布正式解散XR团队。11月,PICO宣布裁员及组织架构调整,涉及员工300余名,整体占比约23%。而自去年 11 月以来,Meta 更是裁员约 21,000 人。

此外,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最新报告,VR头显设备市场在2023年上半年遭受了严重的挫折。而在洛图科技(RUNTO)发布的2023年VR/AR设备销量半年报数据显示,2023年第二季度,中国VR/AR市场的全渠道销量为17.8万台,同比下降51.2%,其中,VR设备销量下降尤其严重,同比降幅达到了60.9%。

图片来源:洛图科技(RUNTO)线上监测数据,单位:%

不过,除去整个市场环境的因素外,虽说奇遇XR的产品在技术上一直在努力提升。但相比市面上其他有实力的玩家,如 Meta 的 Quest 系列,到如今的苹果 Vision Pro,还是难言超越。

此外,纵观爱奇艺近年来的财报数据,付费会员、游戏、广告才是雷打不动的主角,VR相关业务的贡献几乎没有任何体现。

那么,对于奇遇XR以及整个VR行业来说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究根结底,还是对市场的错误判断和运营策略的盲目制定。很多公司已经习惯了用速度抢占市场,但却没有预料到预期中的VR终端爆发以及内容生态的爆发迟迟没有到来。而这落实到真金白银的投入上,对于现阶段的爱奇艺还是PICO等企业来说,即使有相对丰厚的家底,也禁不住这么烧钱。

纵观整个行业,仍然坚持在烧钱,并且烧了很多年的,就只剩下扎克伯格了。(更多内容,可点击《打折打断腿,服务+软硬件轮流白送 这样做VR,扎克伯格还能坚持多久?》)

资本的追逐不会停止,但克制永远比进攻更重要。

最后客观的说,XR硬件本就非必需品,且市场混乱,内容生态缺失,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,缺乏足够的核心吸引力。该先发力硬件,还是先构建生态?而或是,两手一起抓?这俨然已成为业内普遍存在的一个哲学问题。

如今奇遇XR债台高筑,这场最初来自爱奇艺的XR之梦,已经难以再绽放。所谓颠覆性的拐点还能否出现?也许会,但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。

文/Vivi

(文章未进行标注的图片均来源于网络)

原文标题:奇遇 XR从辉煌到陨落的七年,如今梦想已难以绽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