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行业新闻

安博体育APP-一个音响IPO的异国婚姻

02/13/2024 10:32:56

文/乐居财经 严明会

"无心插柳柳成荫",王斌的财富故事,很契合这句成语。

在1989年从东南大学毕业后,她没有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地去做工程师,而是进入了一家国营进出口公司。三年后,她下海了,自己做有色金属和白色家电的外贸生意。

转折点在1998年,一家著名音响设备制造商在南京寻找代工厂家,她好心牵线,纯属“私人帮忙”。不久后,该厂商因客户要求高、产品利润薄,决定中途退出。

王斌决定自己建厂投产,接下这个单子。当时,她毫无音响行业的经验,但她成功了,其产品获得了《WHAT HI-FI》年度产品大奖。

无意间,她找到了新赛道,为全球知名音频品牌客户提供高性能音频、创新音频等产品的研发、设计、制造一体化服务。

如今,25年过去了,王斌的音响生意越做越大。前不久,她旗下的汉桑(南京)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汉桑科技)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了招股说明书。

从2020年至今,它的境外经营业务占比非常高,分别为96.14%、95.02%和98.01%,其销售区域主要包括美国、欧洲及其他境外地区。换而言之,王斌把生意做到全球了。

如果汉桑科技成功上市,其市值约40亿元,王斌和丈夫占发行后60%股份,身价将超过24亿元。

这份财富背后,是一个女人的韧性与坚持。

一、跟单员妹妹、外国丈夫与丈夫的女儿

2021年5月,正是疫情肆虐的时候,王斌现身母校东南大学,出席“东南大学—汉桑科技AIoT联合研发中心”揭牌仪式。

在合影时,她背后站着一个外国人,光头。他是汉桑科技副董事长Helge LykkeKristensen(简称:Helge),王斌的丈夫,从事音频行业超过 30 年,曾在国际知名音响品牌公司工作。

从履历上看,王斌并没留过学,一直在国内公司工作,但她却有着异国婚姻。对于生于60年代的人来说,很是异类。

Helge生于1960年,比王斌大7岁,丹麦国籍,拥有中国永久居留权,持有奥德堡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历及经济学硕士学历。曾先后在多家外国公司工作,直到2001年才进入汉桑科技。

王斌和Helge是何时相识、结婚,有没有共同的小孩,招股书没有披露。

有一个明确的信息是, Helge的女儿NannaLykke Rickers(简称:Nanna)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汉诺长间接持有汉桑科技0.02%股份。Nanna在汉桑科技境外子公司Platin Gate ApS 担任项目主管。

Nanna会是王斌与Helge的孩子吗?这是一个谜。

如果没有汉桑科技披露上市,恐怕外界无法知道王斌有个外国丈夫。

人们总是说成功的男人,背后有个贤内助,但这在王斌身上相反。Helge在汉桑科技的开疆拓土上,功不可没。他更理解欧美客户的的品牌文化、设计理念和产品研发等。

他们是夫妻,更是生意上的搭档。妻子是董事长兼总经理,丈夫是副总经理。

基于此,汉桑科技的控股股东是王斌,但实际控人有两个:王斌和Helge。他们合计控制着汉桑科技 84.93%股份。

乐居财经《预审IPO》查询,在汉桑科技的股权上,王斌直接持股37.93%、通过汉嘉投资、汉诺升、声智互联间接持有9.58%、0.44%和0.49%股份,Helge通过Hansong Technology持股31.93%。

他们虽是夫妻,但股权上分得很清楚。

此外,王斌的妹妹王珏持有汉桑科技8.87%股份,估值约2.66亿元。她生于1976年,专科毕业后,就跟着姐姐,从汉桑科技的跟单员干起,一直做到今天的董事之位。

二、神秘人季学庆小股拉升估值,股东增资没披露价格

王斌夫妇把生意做到全球,凡事总有因果。

在2003年7月,汉桑科技成立,Hansong Holding 独资兴办,注册资本500万美元。到了2008年10月,股东变为HansongTechnology。

2020年11月20日,Hansong Technology把持有汉桑科技 43.2%股权、10%股权和10.8%股权分别转让给王斌、王珏和汉嘉投资。汉嘉投资为王斌100%持有。

第二天,汉桑科技新增注册资本266.45万元,汉诺佳、汉诺欣、汉诺宜、汉诺和、汉诺金分别持股0.34%、1.23%、0.67%、0.82%和0.54%。

一个月后,王斌把持有汉桑科技0.1%股份转让给自然人季学庆,作价240万。这直接将汉桑科技的估值拉高至24亿元。

到了2021年7月,汉桑科技又迎来新一轮增资,汉诺金和汉诺长分别认缴出资 7.22 万元和 7.83 万元。其中汉诺长持股0.11%。这个汉诺长,专门为Lasse Rosendahl和Helge的女儿Nanna而设,他们分别出资76.15%和22.85%。

2021年10月,汉诺升认缴汉桑科技新增注册资本161.89万元。几乎同时,王斌有故伎重演,把汉桑科技增资后的0.31%股权转让给季学庆,令估值再上一个台阶,达到32亿元。通过转让小股份,拉高估值,是IPO企业过程中惯常的做法。

通过七家员工持股平台的增资与季学庆的入局,王斌至少让公司240名骨干看到了希望,持股汉桑科技有价值的。

但一个多月后,原形毕露了。星纳赫源、星轩创投、动平衡创投、金宁经开、大运河基金、人才基金、产业发展基金对汉桑科技认缴新增注册资本469.1万元。

这些新进的股东,到底出资多少认缴股份?包括七个员工持股平台入局的价格,汉桑科技并没有公布。这个答案,有待交易所的问询函进一步了解。

而唯一公布股权转让价格的是,有关季学庆的持股。截至招股书签署日,季学庆在汉桑科技持股0.39%。

季学庆是谁?由于他在汉桑科技持股较少且没有担任职务,没有达到披露的义务。他和王斌签署了协议,如果汉桑科技没有上市,将享有赎回权。

乐居财经《预审IPO》查询,网上有位“季学庆”的同名者,曾是用友科技高管,现为南京苏和创投执行事务合伙人,在江苏洋河酒厂、南京贝伦思、南京联迪担任独董。

三、放弃海外上市冲A,突击分红超亿元

曾经,王斌一直想把汉桑控股送到海外上市,并搭建了红筹架构。

在2018年6月,汉桑科技通过设立 BVI持股平台、汉桑开曼、Hansong Techonology Limited、Hansong CMD,并由 Hansong Techonology Limited 收购汉桑有限、Hansong CMD 收购音范影音的方式,完成了海外红筹结构搭建。

当时,王斌和王珏姐妹分别持有汉桑开曼90%和10%股份。

但到了2020年,汉桑科技决定拆除海外红筹结构,王斌的丈夫Helge收购了汉桑开曼的全部股权,然后把汉桑科技的股权进行重新转让成现在的架构。在这过程中,最大的变化在于,Helge通过Hansong Technology持股汉桑科技31.93%,而在之前的红筹架构里,并没有他的份。

王斌决定冲刺A股市场。

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,汉桑科技本次IPO拟募资超10亿元,主要用于年产高端音频产品150万台套项目、智慧音频物联网产品智能制造项目、智慧音频及AIoT新技术和新产品平台研发项目等。

从2020年至2022年,汉桑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.97亿元、10.19亿元、13.86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6409.11万元、1.05亿元、1.88亿元,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%、28.28%、28.85%,存在一定的波动。

目前,汉桑科技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高性能音频产品、创新音频和AIoT智能产品,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在95%左右。报告期各期末,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.01亿元、4.16亿元、3.39亿元,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34.88%、44.50%、26.93%。

汉桑科技虽然注册地在南京,但主营业务收入中境外收入占比均超九成,销售区域主要包括美国、欧洲及其他境外地区。

由于外销收入占比较高,且主要以美元结算。报告期内的汇兑损益分别为1443.23万元、322.16万元和-1268.20万元。报告期各期末,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1.11亿元、1.51 亿元、1.24亿元,占报告期各期末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19.28%、16.09%、9.87%,占比相对较高。

汉桑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228.51万元、5350.59 万元、7242.42万元,研发费用率呈现逐年下滑趋势。

它的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;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59.23%、53.34%、47.94%,整体呈下降趋势,但仍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,偿债能力亟待提升。

此外,2021年汉桑科技突击分红1.0859亿元。这一年,它的利润为1.0585亿元。这些分红的八成以上,落入了王斌夫妇的口袋。在2019年,汉桑科技向母校东南大学无线电工程系捐资10万元。

附:汉桑科技发行的有关中介机构

保荐人: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

主承销商: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

发行人律师: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

审计机构:天健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

评估机构: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

保荐人律师: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

保荐人会计师: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

原文标题:一个音响IPO的异国婚姻